提问:今年一月,阿根廷大使迭戈·格拉尔到访中国时庆祝了一项有关阿根廷牛肉出口到中国的“历史性”协议。在您看来,中阿贸易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回答:毛利西奥·马德里总统已经在致力于农业向出口方向的转型,这是他(阿根廷)经济改革议程的关键。去年,在阿根廷国家食品监督管理局(SENASA)与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阿根廷质量监督检疫总局)长期磋商之后,阿根廷高质量带骨肉生产商,如T骨牛排、排骨等生产商,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此前,阿根廷只能出口较低质量的加工牛肉。

提问:阿根廷牛肉出口到中国的潜力如何?在长达几十年的与口蹄疫有关的禁令后,阿根廷贸易谈判代表一直在努力帮助阿根廷牛肉重新进入美国市场,并促使欧盟提高南美牛肉在欧盟-南方共同市场自由贸易协定中的拟定配额,中国市场是否可以缓解阿根廷贸易谈判代表的压力?

回答:在过去的十年中,阿根廷牛肉出口已经崩溃,从2009年的62.1万吨下降到去去年的28万吨,因为政府的政策使大豆比牧场更具有吸引力。

马克里总统在扭转这一趋势上取得了一些成功。预计今年出口将增加25%至35万。在很大程度上,这一增长是由该国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市场-中国的消费增加所驱动的。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消费,他们希望获得更高质量的产品,特别是不在中国生产的产品。智利樱桃是典型的例子,同时这一日益富裕的消费者阶层也在消费更多的肉类。因此,去年阿根廷对中国的牛肉出口量翻了一番。专家表示,预计五月份生效的新协议可能将销售额再提高25%。不过,现在阿根廷仍然落后于邻国: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都占据了中国牛肉市场的较大份额。

提问:据报道,自从与中国达成协定以来,阿根廷农场主对中国植物检疫标准表示失望。这一差异是存在在中国与阿根廷的国内标准之间,还是中国与阿根廷传统的牛肉出口市场(例如美国)的标准之间?

回答:中国监管机构一直关注质量和健康问题,这也是在过去的十年中其市场饱受困扰的问题。阿根廷与中国的协议要求,如果在动物身上发现结核病,它来源的牧场必须接受一年的处罚。该协议还要求所谓的“哨兵”犊牛在没有接种疫苗的情况下饲养,以此作为蹄病的指标。最后,中国希望进口商直接从农场买牛,而不是通过批发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不仅担心阿根廷牛肉。长期以来,阿根廷全国农业食品卫生与质量服务中心(SENASA)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头重脚轻的机构,缺乏技术监察员。在智利的食品安全机构向阿根廷一半以上的牛肉加工厂提供劣质评级后,它最近开始实施政策改革。

尽管如此 ,阿根廷农场经营者们对于谈判中提出反对的中国植物检疫定义书感到沮丧,因为它比中国对乌拉圭等其他出口国的法规更为严格,并可能与阿根廷遵守的其他安全协议相冲突,例如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要求遵循的协议。阿根廷牛肉商会已经警告说,一些阿根廷出口商将继续依靠不符合新标准的低质量产品。让我们看着他们是否会错过这一机会。

提问:尽管其他阿根廷公司(例如大豆公司)都已经重新把出口定向了中国,阿根廷农场主在中国开展业务时是否仍存在文化上的不适?

回答:目前我没有发现。与国内大豆生产商相比,牧场主一直处于较为被动的局面,但这是因为国内的限制,而不是因为进入成长型市场时的不安。

提问:当企业面对中国的机会时,以一种较为缓慢的速度投资发展新的生产工艺,物流和关系是否常见?

回答:是的。中国对于许多出口商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大”和“未知”都很重要。它在城市拥有近4亿人,三分之一的收入都为了高盛所描述的“吃得更好”。但是由于与习惯的商业文化和市场结构不同,许多出口商一时很难适应。

Novam Portam,我们与美洲的许多企业和组织合作,他们关注中国市场,看到了其潜力,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无论我们是将他们与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联系起来,还是帮助他们定位和拓展客户群体,我们的客户都需要为进入中国市场创造商业案例,并且以慎重的,能帮助他们解决物流和关系需求的步伐前行。

麦克·德汉姆,Novam Portam公司合伙人,正在出席美洲发展银行在阿根廷门多萨的年度峰会。